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10章 我才是你爸

作者:小栗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边有个山洞,进去搜索一下!”

    冯淼淼的声音越来越接近,两人刚穿好衣服,搜救队踩着点出现在洞口。

    两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甚至都起垢了,脸上和脖子上有着不少的泥水,看上去极其狼狈。

    登山包开着扔在一旁,地面上放着一些压缩饼干和矿泉水瓶的垃圾,登山服被扔在一侧。

    最引人注意的,是洞穴深处,铺垫在地上那张凌乱的夹棉。

    冯淼淼死盯着那张夹棉,又看着翟思思身上带着撕裂口的衬衫,迈步向前,一抬胳膊就要往她的脸上扇去。

    翟思思水眸眯了一下,站定挨打,没有要还手的意思。

    她和靳乔衍做了那样的事,对不起冯淼淼,这巴掌,她挨了。

    然而巴掌还未落下,就听得靳乔衍冰冷的嗓音:“冯淼淼,你干什么?!”

    与此同时,站在她身边的男人抬起手,紧紧地掐在冯淼淼的手腕中,不让这巴掌落下。

    冯淼淼挣扎了好几下依然无法挣脱,扭过头,红着眼指着她说:“衍哥,她差点害死你!”

    星眸微微斜睨了眼翟思思,他猛然松开冯淼淼的手:“SYAN员工,一个都不可以出事。”

    SYAN员工。

    所以他义无反顾地救她,只是因为她领了他的工资而已啊……

    心中泛起冷笑,她还因为一整夜的互相扶持,感动到不受控地去亲他。

    他心里会怎么想?是看她笑话么?

    冯淼淼又怎会不知道靳乔衍这么说,只是不想她继续为难翟思思?这四年来他对翟思思的思念她全看在了眼里,他要是舍得翟思思出事,天都要塌下来了。

    抿了抿唇,她眼眶瞬间就红了。

    一把扎进靳乔衍的怀中,张开胳膊死死地抱着他的腰:“衍哥,这一晚上我快要疯掉了,一直下暴雨他们死活不肯进山搜救,也不让我来,我好怕你出事……”

    这话是三分假七分真。

    有三分是故意演给翟思思看的,而剩余的七分,当真是害怕靳乔衍出事。

    从博盾创办至今到SYAN稳定,她是慕名靳大少的名声而来,用粉丝的目光去仰望他,希望与他接触。

    在博盾的时候,她便慢慢意识到对靳乔衍的感情不再仅是粉丝看偶像,她想要得到靳乔衍更多,那叫喜欢。

    到了韩国以后,她陪在靳乔衍身边从零开始,眼睁睁看着他努力奋斗,和他一起并肩作战,那种喜欢随着时间的长流,积郁得越发浓厚,成为了爱。

    她爱靳乔衍,从来都不比翟思思少。

    得知靳乔衍失联的时候,她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整夜未眠,担心他出事。

    现在看他活生生地站在眼前,还能有力地握着她的手腕,真好。

    后怕涌上心头,眼泪啪嗒就掉了下来,沾湿了他的衣襟。

    靳乔衍的两手张开在身侧,星眸稍暗,沉声道:“我没事。”

    即便是冯淼淼单方面的拥抱,翟思思也觉得刺眼之极,尤其是他们刚刚才背着冯淼淼做了那样的事……

    挪开视线,她迈开腿往洞口走去。

    “嘶……”

    刚迈出一步,腰上剧烈的疼令她倒抽了一口凉气,步伐瞬间停下,弓着背,捂着腰。

    不久前的云雨画面浮现眼前,她脸颊一红,咬牙继续往前。

    地面太硬了,她的腰都快报废了。

    这一倒抽凉气的声音,引得冯淼淼侧了侧目,看她叉着腰往外走,又瞥了眼地上平铺的夹棉,紧咬牙关。

    对于一个成年女性而言,她怎么会不明白那种腰疼是什么意思?就算不明白,看看这夹棉就很清楚了。

    翟思思,放着你的Simon不要,千里迢迢跑来韩国和我抢男人!是你逼我出手的!

    看着翟思思缓缓走出洞口,靳乔衍推开冯淼淼的肩头:“走吧。”

    冯淼淼收起视线,挽着他的胳膊往外走:“衍哥,我们上医院检查一下。”

    “嗯。”

    到了医院两人分别拍了片又检查了一番,除了一些避雨时被灌木丛蹭到的外伤口,并无大碍。

    开了两间VIP病房,两人各自洗了澡后,暂且在医院里歇一歇,坐在一起向警方交代昨天他们看到的听到的事,也就是录口供。

    无关要紧的人被请到了VIP病房外,冯淼淼站在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窗死盯着翟思思和靳乔衍。

    “怎么样了?”

    陈子贵赶到VIP病房前,与他一起来的还有Simon和靳兴朗。

    冯淼淼双手环胸地扭转过头,刚想回答,看见他身后一高一低的两人,反问道:“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陈子贵回答:“楼下撞见的,就一起上来了,衍哥怎么样了?”

    打量了眼靳兴朗,冯淼淼扭过头,朝病房门抬了抬下巴:“在里面录口供,身体没什么问题。”

    Simon牵着小家伙的手,问:“思思也没事吗?”

    用眼角余光瞥了眼Simon,冯淼淼应了声:“嗯。”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病房门打开,警方用韩文对靳乔衍说了句感谢配合调查的话,又对门外几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翟思思和靳乔衍跟在其后走了出来,靳兴朗看见妈妈,哇地一下就哭了,边哭边跑过去,扑入翟思思的怀抱。

    嘴上呜咽着说:“妈妈……妈妈……妈妈你吓死我了……”

    翟思思弯着腰搂着小家伙的脑勺,抬头瞥了眼Simon,用眼神问他为什么要告诉朗朗她出事了。

    Simon不复以往的温柔儒雅,久久地看着她,片刻后,大阔步往前,一把将她拥入怀中。

    右手抚上她的后脑勺,深吸了口气,悬着的心在这一刻才算真正地落下。

    他的声音有些发颤:“思思,上帝保佑,没事就好。”

    他的拥抱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怪责的话卡在喉咙。

    绛唇动了动,她说:“托你的福,我没事。”

    星眸里凝聚着冰霜,望着两个大人抱在一起,小家伙夹在中间,一家三口的温馨再次浮现。

    小家伙被夹在中间,抬起头望着翟思思:“妈妈……妈妈对不起,朗朗以后一定会乖乖听话,不再让妈妈担心了,妈妈,朗朗也不会再讨厌西蒙叔叔了,朗朗愿意让西蒙叔叔当朗朗的爸爸,只要妈妈高兴,只要妈妈以后都不出事,朗朗都会听话的。”

    靳兴朗的乖巧令老母亲的心甚是安慰,乖字还没说出口,只听得身后传来冰冷阴沉的声音:“靳兴朗,我才是你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