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章 倚老卖老

作者:卤真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一千二百章 倚老卖老

    “老夫在叫你,你没有听见吗?”

    那秦镇元问向牧盛,他已经有些恼怒了。

    牧盛则是皱起眉头,现在的人,说话都那么横冲直撞吗?

    不过牧盛忽然又想到,这老家伙,看上去如此老龄了,按照修士大多年岁更大些的情况来说,怕不是有上百岁了,也不能叫现代人了,应该叫古代人。

    牧盛对于这一类倚老卖老的角色,仗着自己年纪和曾经的架势,连询问的语气都是如此的嚣张,这才是真正的目中无人。

    “你在叫我吗,对不起哈,我耳朵不太好使,可能是老了听不见。”

    牧盛直接反向嘲讽。

    “你居然敢如此跟老夫说话,你是那门那派的小娃娃,不知道我的大名吗?”

    那秦镇元怒气一下子被提起来。

    就如牧盛所想的那番,这人的确是对自己那曾经玄者联盟客卿长老的位置倚仗甚重。

    对于玄者联盟下方那些小队长呀,教官呀什么的根本看不起。

    这才是真正的目中无人,只会对那些比自己地位高的人才露出一些自然的目光。

    甚至那些人,秦镇元都不一定看得起。

    毕竟他这次出关,已经算是将死之时了,没有再次突破的迹象了,顶多有个十来二十年的寿命。

    所以他干脆已经不理会那些长老们的劝阻,依仗着曾经为玄者联盟做出的微薄贡献,还想要夺取这一次G市除异计划的大权,想要再次搅动一番风云,让后人记住自己。

    可惜被所以主事长老门否决了,让另一个更权威的长老来主持。

    而听弟子马兴保说,这牧盛是个有天赋之人,居然凭借着玄者四阶中期的实力,发挥出了玄者五阶巅峰威力的一击。

    就凭这种天赋,秦镇元可以想象,牧盛未来定然有问鼎玄者巅峰层次的可能。

    至于玄者以上的境界,他秦镇元是不知道的,也从来没见过。

    “你的大名?”

    牧盛无奈地回话,这人是有多自恋,为什么我要听过他的大名才可以。

    “你又是从哪个角落出来的,为何每个人都要我听过他的大名。”

    牧盛无奈的说道。

    这秦镇元一听,眼睛中都快有怒火爆出来了。

    “我的大名都没有听说过?老夫可是曾经玄者榜上一百七十七位的秦镇元。”

    那秦镇元如此说道,牧盛彻底无语。

    见识过上古宗门的牧盛,其实对这玄者榜单已经不再感兴趣,顶多是对那前一百名的位置有些兴趣。

    想知道这一百名以内的是修炼到什么程度

    而用灵识探测过去发现,这秦镇元也就是个玄者六阶后期。

    他的名次是一百七十七位。

    那前一百名,最次应该也有玄者七阶的程度,搞不好是玄者八阶。

    这一次,他又对玄者榜单提起兴趣了。

    “我才不管你哪里来的,你是这一次G市除异计划的领导?”

    牧盛突然问道,那秦镇元立马脸色又变。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最烦的就是没能得到G市除异计划的领导权,这牧盛刚刚好问到点子上了。

    “不是,怎么了,但我作为一个玄者联盟的客卿长长老,自然有领导你的权利。”

    那秦镇元傲气地对牧盛说道。

    “你这不知尊上的门徒,岂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这秦镇元说话居然还是老一套。

    牧盛很诧异,没人告诉他现在是新时代了吗?

    都20世纪,这人还活在曾经的老一辈年岁中吗?

    牧盛和那玄者联盟现如今只不过是合作关系,而玄者联盟需要自己等人的帮助

    并且牧盛也是出于修士和人类族群的大义,才参与除异计划的。

    怎么到这长老面前就是门徒弟子了。

    “你是那个年代出来的,没人告诉你别活在过去了吗?”

    牧盛用诧异的眼神问向秦镇元。

    而周围一些也是如同牧盛那样以合作者姿态加入玄者联盟的人也都用敌对的眼光看向秦镇元。

    陈太极等人一脸担忧的看着牧盛,也对那秦镇元有些暗地里的埋怨。

    这个长老,简直不知道情况就胡乱开腔,要是激起了那些合作者对玄者联盟的反感就不好了。

    同时对牧盛硬怼秦镇元感到忧虑。

    因为外人可能不知道秦镇元的来历,但他们知道呀,这可是近百年前闭关的一位老者。

    曾经只是玄者六阶初期,近百年的闭关,才能够让他达到玄者六阶后期。

    而曾经的秦镇元,被称作有玄者七阶之资的人,所以他才去闭关。

    只不过现在提前出关,就代表没把握冲击那玄者七阶的可能了。

    在这最后十多二十年内,顶多到达玄者六阶巅峰。

    而牧盛只不过是一个玄者四阶中期罢了,就算最近有所长进,达到了玄者四阶后期,也不够那秦镇元大,毕竟谁都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

    那马兴保也是仗着自己师尊出关,现如今才敢再次如此放肆起来。

    他们还不知道牧盛已经有战胜玄者六阶以内修士的本领了,还在以曾经的目光看待牧盛。

    毕竟他们的修为不足以窥探牧盛的等级。

    那秦镇元更是对牧盛这个刚刚进阶玄者五阶的人不屑一顾。

    毕竟他对越级作战并没有什么概念。他又不是那种大宗大派出来的人物。

    “你这小子,如此说话,岂是想要老夫教育教育你?”

    那秦镇元又开始说道,马兴保一开始还在想着师尊说话如此不着调,要是激怒了在场的人就不好了。

    期盼着师尊赶紧动手让这个牧盛领悟一下玄者六阶后期的威力。

    而现在秦镇元才出手,他已经高兴坏了,总算可以看见这牧盛吃一回亏了,最好是打残这牧盛,给他一个终身的教训。

    而牧盛却越发的对这秦镇元厌恶。

    这人实在有些恶心,难道又要牧盛痛下杀手?

    牧盛真的不想打老人,但这秦镇元似乎仗着自己玄者六阶后期肆无忌惮,逼着自己对他一阵暴打。

    “怎么,现在知道怂了,晚了,老夫现在就要教训教训你这个目无尊长的小辈。”

    那秦镇元说完就要直接动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