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 瓜

作者:扎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自然是变弱了,我损失了那么多血。”

    “四个小时之前,你损失了那么多血。”本杰明依然认真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到现在你补了多少血了?你恢复了吗?”

    扎克皱下眉,“没有。”如果扎克觉得自己恢复了,刚才就不会为了防凯文而控血了!

    本杰明抱起手臂,“那你现在决定要找到为什么‘你的血突然不想呆在你的身体里’的原因了么。”

    扎克继续皱着眉,没说话。

    没说话的原因是,这决定就和‘我想去摘星星’一样,做起来很简单,但,然后呢?你要怎么去推进丝毫没有执行方案的决定?靠地球把你甩入星空么?

    主卧里安静了。越过这扇门,走廊上,艾米莉亚和‘将军’刚配合了一次,现在一起站在没人了的走廊上互看。没别的意思,都在想要干嘛。

    “楼下两个人没用。”艾米莉亚开的口,说的是之前下去的布雷克和詹姆士,“你和我去盯着这些格兰德员工。”说了个提议。

    ‘将军’:“朵拉和伊芙在生活区找冈格罗氏祖谈话。那些员工不敢做什么。”

    “那我们就去盯着冈格罗氏祖。”艾米莉亚挑着眉,似乎一开始就打着这样的主意,“我是不清楚你,但我好歹还担着一个审核所有来巴顿的异族的工作。扎克显然不会向我们解释冈格罗氏祖为什么突然来这里,那我猜我只能自己找出来了。”

    ‘将军’撇了下嘴,“昨夜他在北区捕食,和恶魔的恶魔契约者的事情当也算我辖区的责任(‘将军’被扎克赋予了管理北区的责任),好吧,我和你去。”

    两人离开走廊。咱们继续越过廊道的墙壁,娱乐室。

    巫术咒文的屏蔽,是双向的,娱乐室的人也不清楚外面的人已经走干净。不外面如何对他们其实也没什么影响。

    “现在情况很简单。”昆因夫人杵着手杖,站在娱乐室的一角。不是她要边缘化自己,只是现在的格兰德娱乐室太小,她要把主要空间让人中间的人——丝贝拉和凯文,“凯文·勒森布拉在追查哈密顿的的踪迹,而丝贝拉手上有线索。合作,还是让你们自己的自尊作祟,各做各的。决定吧,现在。”

    恩,昆因夫人现在就是个中间人。一边由印安文化支持者属性的拉着和丝贝拉,一边有西区人身份的影响力拉着凯文,然后往中间。而此刻在中间的这个东西,是公敌——哈密顿·勒森布拉。

    丝贝拉先开的口,“怎么样我都不会放下我的自尊的。”撇一眼凯文,“四个世纪打压印安族群的是他。哼。”没忘嘲讽,“是他的哥哥,鲁特。哈密顿是巴顿社会的威胁,没有这个西部来的勒森布拉,我照样会解决哈密顿,不需要别人多事。”

    免得大家忘了,小提一下,奈纳德把远福特的殡葬的地,给丝贝拉和诺菲勒了。这事实,可能就是丝贝拉有哈密顿情报的原因。至于丝贝拉为什么把哈密顿当敌人,丝贝拉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哈密顿威胁了巴顿社会。

    凯文看了眼丝贝拉,仿佛告知,“我也不会放下我的自尊。”哎,“鲁特已经死了,你既然知道打压印安族群的是他,你还想要什么,鞭尸么,那我欢迎随时去西部,在风中鞭挞他的残骸。”呃,听着像是吐槽吸血鬼死后会变成灰这件事,其实,是反讽丝贝拉,有种把你的自尊摆到西部去啊!“哈密顿是勒森布拉的后患,我的后患,我也用不着别人在旁边多事,我来了,我就会解决。”

    昆因夫人作为中间人,似乎进入了一个死局。

    呵,并没有~

    昆因夫人的手杖点点地面,说起来她完全不需要带着这个无用的道具,但她带了~木质的手杖与木质地板碰撞,在联邦的某些小迷信中,这声音,代表了好运。

    昆因夫人的脸上是微笑,“不合作吗?挺好的,比起合作,我个人也更喜欢竞争~”背着‘好运’的碰撞声,“让我们让事情变得有趣点儿如何,让我们给这场竞争添点儿彩头~”

    昆因夫人略微歪头,“你们一人往奖池里放点儿东西,谁赢了,就能都拿走~”在丝贝拉和凯文同时抽搐起的脸时,“我就自愿承担起这场竞争的公正人,在竞争结束前提你们保管你们的筹码~”

    鬼知道这个弯儿是怎么转过来的,和事佬瞬间变庄家?

    不~咱们都知道这个弯儿是怎么转的——这是托瑞多的城市,谁能持有除掉城市威胁的功劳,除了托瑞多,难道还有其它角色配掌握这个分配权力吗?呵呵,而在这样的竞争者构成中,两边都关系牵连的昆因夫人,就是完美的庄家!

    娱乐室里也安静下来了,在昆因夫人的微笑中思量着即将开始的竞争筹码。

    我们继续越过隔断空间的墙壁,来到室外。格兰德的后廊上,詹姆士和布雷克的脸色一样阴沉。

    “什么?韦斯在干什么?!”詹姆士似乎无法相信刚从布雷克嘴里听到的内容。

    “别让我再重复一遍。”布雷克抬手抹掉詹姆士喷到自己脸上的唾沫,“你是他的朋友,他的搭档,如果你稍微对他上心一点儿,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

    说起来,咱们好长时间没关注过韦斯的动向了。

    詹姆士捂着自己的脸,“我只是有……太多太多事了!”这是事实,不被家族祝福的婚姻——和凯特的婚姻是建立在胁迫兰斯将军的事实上;未准备好的为人父母——他在扎克面前表现对这个在路上的孩子的担忧,还少吗;从来没有轻松过的工作——这个不用多说了。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詹姆士忽视了自己朋友,哎,也怪不了他。

    詹姆士突然坚定了自己的表情,“至少他现在还是人类!”

    布雷克却是一脸无奈,“茧,一个为未来成为其它东西而活着的茧!你到底有没有听我的话?你最好的朋友试图成为共和异族!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一个‘道理’!他已经不把自己当人类了!尤里家的共和客人米勒?还记得吗?把自己的人生当个概念活着的‘人’!这样的人生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危险!但总比他决定成为吸血鬼、恶魔那种一旦要做就没有回转余地的异族要好!”

    布雷克张了次嘴,又闭上了,两人一起陷入了沉默。

    有好奇韦斯想把自己活成什么样的‘道理’吗?算了,不重要,无非是杰森、布雷克、韦斯这种人的小众道理,不用普世给大家知道。

    倒是……看格兰德这边的情况,除了主卧里的本杰明,怎么没一个人是真的在关心扎克安危的……大家还真就是找个机会来吃瓜的……

    还有一个机会,我们越过后院,去生活区。朵拉和伊芙至少是真的担心扎克虚弱状况才过来质问加尔文的,她们会担心扎克……

    生活区,朵拉和伊芙,加后来的艾米莉亚和‘将军’,四个人在楼上楼下不停的穿梭着。

    “他就在这里!!我可以感觉到!”朵拉帽兜中的脸黑的跟碳一样。

    “我也是,但……”伊芙的脸也差不多。

    艾米莉亚和‘将军’,算了,不说了。

    他们连加尔文的面都没见到,因为……他们都不知道那只站在生活区门楣上的鸽子,就是他们要找的冈格罗氏祖。

    但很奇妙的是,生活区中那些异族员工们,平静下来了。因为他们意识到了一件事,这些巴顿的关健人物,知道的东西还没有他们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