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5 最强的我

作者:扎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办公室里的电话再响,但没人想要去接,都深陷各自的情境中无暇理会其它。最后居然是格兰德一楼展示厅里的贝恩,默默的上来,接了电话,“格兰德殡葬之家。”

    “贝恩?”听筒那边的声音是露易丝,“扎克呢?”

    “他和本杰明在……说事情。”贝恩往空了的走廊看了一眼,主卧那边的门依然关着,“需要我叫他吗?”

    “需要。”

    贝恩后悔上来接这个电话了,但这世上没有反悔药,“你等等。”听筒放到一边,贝恩皱巴着脸走向格兰德主卧。

    在门口犹豫了半天,正要敲门,另一边的娱乐室门开了。昆因夫人率先一步走出,看了一眼吓了一跳的贝恩,没有要理会的意思,倒是撇着嘴,“外面这些人呢?什么时候走的?”昆因夫人的提问落向了一个实际问题,“瑞文奇呢?他也走了吗?我怎么回西区?走回去?”

    昆因夫人身后出来的凯文·勒森布拉,他阴着脸,并没有提议送昆因夫人回去,丝毫没绅士风度的快步离开。随后是丝贝拉,居然和凯文类似,只是皱了下眉,什么也没说的就透明了身体,然后完全消失不见,倒是便利。

    昆因夫人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仿佛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就这么离开格兰德是不可能的,除非想要明天的报纸头版是《昆因复活!!》。

    “你会开车么。”昆因夫人突然看向了贝恩。

    “我,我?”

    “对,你。”昆因夫人怕是连贝恩叫什么都不知道,“送我回巴顿庄园。”话一说完,昆因夫人就真的走在了前面。

    在巴顿,西区人对个平民说为我做个事情,还真不需要等回应~更不要说,昆因夫人是西区吸血鬼!

    但是,昆因夫人走了两步,发现贝恩并没有跟上。皱着眉回头,也不说话,就是看着贝恩。

    “啊!”太丢人了,贝恩居然不自控的惊叫了一声。其实也怪不了贝恩,要说在巴顿哪种平民最明白西区人对自己人生的掌控力,就是贝恩这种——曾经的贝恩也是在西区人手下工作的,赫尔曼工厂,对么。工厂说关就关,生活说完蛋就完蛋,这就是西区人对平民的影响,无比现实。贝恩还算稳的,只是被吓到而已,他没忘记自己站在这里的原因,“对,对不起夫人!我还有事情要做!”

    昆因夫人转回头,声音有点儿不耐烦,“扎克不会介意我借一下他的员工。”懒得多说的再次往前走两步。

    贝恩还是没有跟上。

    昆因夫人眉再皱一些,这转头都有些缓慢了,看向贝恩的眼神已经有些阴沉,“我会给你小费。”呃,这不是什么昆因夫人在表现慷慨或调解气氛玩笑话,而是告诉那个依然站在原地的人类,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昆因夫人吗?”非常微小的声音,贝恩是听不到了,但昆因夫人听到了,从办公室里桌上的听筒里发出。是露易丝在听筒那边听到了同样微小的背景音,而发出的疑问。

    昆因夫人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的听筒,又看了眼贝恩,马上明白贝恩为什么不动,皱着的眉马上展开,不至于笑,只恢复为了面无表情,“你可以回去工作了。”然后走向了办公室,拿起了听筒,“露易丝?”

    贝恩在主卧门口呆了一会,急速跑走……以后有事没事都不上楼!贝恩做了决定。别管这个小员工了。

    昆因夫人接起听筒那边,露易丝语速很快的,“扎克出什么事了?为什么我似乎听到你说好像很多人来格兰德了?”

    昆因夫人没废话,“今天早上扎克和杰西卡谈事情的时候突然受伤,损失了很多血。消息传出来后大家都跑来格兰德看热闹了。”呃,这叙述……

    “受伤?”露易丝语速放缓下来了,“杰西卡能伤到扎克?”主要是听到的内容太莫名,不想浪费情绪,问清楚再说。

    “不是杰西卡,是扎克自己,好像是控血控出问题,血管爆了。”

    呃……

    昆因夫人还没有说完,这莫名歪掉的叙述继续,“你也不要担心。”昆因夫人居然还知道安慰露易丝,“也不是第一次了,听本杰明说以前就有一次,没有大碍。只是这次伤到了杰西卡,那个恶魔故意说出去了而已。”

    听筒那边的露易丝……安静了一会儿,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

    昆因夫人握着听筒,将歪掉的话题,往更歪的地方带了,“你真的不需要担心。就是恶魔故意给自己搏关注而已,哼,‘被托瑞多误伤了’,在现在这个时间点,真是便利。”这……似乎是一句是吐槽,但却是一句好吐槽——昆因夫人接下来的话,解释了为什么这次来格兰德的人,真的都一副吃瓜状的原因,“现在已经没人再关注冈格罗氏祖废掉了一个恶魔契约者了。这手转移注意力,玩的好,就不知道是杰西卡的主意,还是扎克的了。但无所谓了,效果够好。”

    露易丝再次安静了一会儿,“冈格罗氏祖废掉了一个恶魔契约者?”问别人陈述的句子没有意义,露易丝要问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巴顿现在发生了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

    昆因夫人握着听筒,拟人的叹了口气,是为了把共情明确的传递给远在世界另一端的露易丝,“很多。但没有什么需要你担心,巴顿有我,艾米莉亚和‘将军’。”昆因夫人还随便往生活区的方向看了一眼,“我们能处理好‘托瑞多’。”这‘托瑞多’是泛指了,是氏祖、是氏族,也是自己。

    昆因夫人的话题,转的很顺畅,“你在那边也一样。”说起来,都是同辈,都在为这个泛指的‘托瑞多’努力着。

    露易丝仿佛想起了什么,“呃,差点忘了。我有事情要找扎克说,但……算了,听起来你们已经够忙了。帮我告诉扎克,隐秘联盟找共和政府谈判了,内容是如果共和政府愿意主动驱逐政府中已经存在的所有托瑞多,凡卓就把布鲁赫借给共和政府清缴异族。”

    昆因夫人挑了下眉,“我虽然没太关注过共和的情况,但把自己最强的战斗力借给别人,隐秘联盟是疯了么?”

    “如果你知道共和现在的情况,就不会这么觉得了。呵。”露易丝在笑,“隐秘联盟现在在共和的形势,‘无限光明’~”露易丝的笑意,让人没法用字面意思理解这句话,“所以我自作主张,已经带着伊莱和伊恩,和帕帕午夜、普奇暂时分开,让共和政府接受隐秘联盟的条件。我不是找扎克商量的,我只是通知他,未来一段时间,我会带着共和托瑞多集体消失,一切都在顺利进行,让他不要担心。”

    昆因夫人也是干脆,“好,我会传到话。”

    电话结束。让我们回到主卧……不。我们应该充分利用一下看故事的上帝视角带来的优势。

    让我们,去看隐秘联盟。

    共和的现在,是午夜,深夜~但隐秘联盟中,是一片欢腾~为什么?因为胜利是值得庆祝的啊~

    也不用浪费时间去关注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我们去找熟人~

    迈尔斯看着手中的酒瓶,杯中的液体鲜红如血……不,这就是血,凡卓的血。这是赏赐,是功劳后得到的奖励~

    迈尔斯的功劳?迈尔斯给隐秘联盟带来了共和政府培育了大量托瑞多后裔的情报呀~

    迈尔斯已经捧着这瓶酒几个小时了,他有被‘喝下它你就能变成最强的你’诱-惑-,但克制住了。双面人的基本素养——迈尔斯知道他所求的真正奖励是什么。而在这个过程中,来到自己手上的所有‘诱-惑-’都是他的筹码。

    迈尔斯自己,是绝对不会喝这份奖励的。他要留着,留着给……

    “哈!你在这里!我找你好久了!”扎格尔走向了迈尔斯,“咦?你没有喝下凡卓给你的血吗?”

    迈尔斯摇头,拘谨的微笑,“我感觉我并不配得上这奖励,谈判的是你,我什么都没做。”手里的酒瓶非常干脆的递向了扎格尔。

    扎格尔没有接,但眼睛已经离不开被杵到自己面前的酒瓶了,满溢笑容的,“你是共和政府往联邦西部输入大量托瑞多后裔的重要证人,是你让谈判桌上的这份国际丑闻的威胁坐实~你的功劳很大~”

    迈尔斯抓起了扎格尔的手,把酒瓶塞到了扎格尔手里,拘禁的笑容变成了坚定,“那是你用的好,我只是逃命的人,是你找到了我的用处!这奖励应该是你的!”教科书式的投其所好~

    扎格尔的笑容灿烂如花,“那……我就收下了~”

    三秒后。迈尔斯看着抚摸着酒瓶的扎格尔,“你不喝吗?”

    “啊~不~”扎格尔抚摸着酒瓶的手仿佛是在抚摸情-人-,“之前那瓶就喝的太急了,我都没有享受到,这一瓶~呵呵,我要留着慢慢品~”

    迈尔斯回应以微笑,继续教科书式的投其所好,“呵呵,慢慢品好啊~说起来,‘最强的自己’,是什么样的?我怕是没机会再获得这种奖励了,你和我讲讲呗~”

    扎格尔喜欢这个话题,“每个人都不一样~毕竟每人各人最强自己的想法不同~”

    “从没想过最强的我是什么样的。”迈尔斯的脸带着自嘲,晃晃头不去想虚无缥缈的东西,“你的是什么样的?”

    “最强的我?”扎格尔的回答,超简单,“是扎克瑞·托瑞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